設計癖 - 關注設計癖 提升幸福感

注冊 X

設計癖 - 關注設計癖 提升幸福感

登錄

忘記密碼?

登錄 X

設計癖 - 關注設計癖 提升幸福感

郵箱注冊

《設計癖免責聲明》

密碼找回

取消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73歲的空山基告訴你,這才叫高級“好色”。

文章來源:蟬市
ID:cicadahood
作者:蟬爺
編輯:卝生

就在3月,日本畫廊NANZUKA邀請到了日本當代(情色)藝術家空山基,舉辦了兩場個人展。以描繪女性機器人而聞名的空山基,在這次最新的展覽中,依舊通過作品去挑戰政治和社會禁忌。

可能年輕一代認識空山基這個名字,是因為2018年底與奢侈品牌DIOR的合作,或是與Stüssy、XLARGE、HUF等一眾潮牌的合作。

但這位藝術家以已經在圈內火了幾十年,他筆下最經典的作品Sexy Robot,都已經有41年的歷史,對藝術、潮流、時尚行業都產生過不小的影響。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雖然疫情期間我們難以親身欣賞這次展覽,不過借此機會,蟬市整理了出空山基的經典作品,讓大家看看這個藝術界的“色老頭”的另一面。

 

01

看了Sexy Robot 之后,第一次對機器人有了“非分之想”

 

這次展覽分為兩個主題,一是《Sex Matter》,顧名思義當然是圍繞機器人之間的性展開的,包括性感的機械姬雕塑和十副精選畫作,展廳的門口還貼心地打上了18禁的標志。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名為《Trex》則是則是以侏羅紀公園為靈感,將暴龍、劍龍、霸王龍等兇猛恐龍以空山基式金屬美學設計的形式呈現,這也是除了機械姬之外,他最喜歡的一個系列,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超級英雄,霸王龍和機器人便是空山基心中的英雄形象。

這個已經73歲的“色老頭”,依舊像個小孩。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空山基(Hajime Sorayama)于1947年出生在日本愛媛縣高松市,自學生時代起就開始展現出自己出色的藝術天賦。

青少年時期的他受美國流行文化影響,喜歡看《PLAYBOY》、《Penhouse》等雜志,里面成熟性感的女性半裸體,讓他浮想聯翩,常常自己在畫紙上臨摹那些美好的肉體。

不過好在沒有“玩物喪志”,20歲的空山基成功考入東京中央美術學院。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1970年代末,電影《星際大戰》火遍全球,電影里的C-3PO、R2-D2等機器人形象深入人心。

當時空山基正辭去了在廣告公司的設計工作,成為了一名自由插畫師。1978年,他的一位畫師朋友想用《星球大戰》中C-3PO的形象制作SUNTORY公司的海報,但由于趕制時間太緊迫,最后便由空山基進行繪制。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星際大戰》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空山基繪制的C-3PO和R2-D2

廣告公司要求空山基采用時下正熱的科幻元素。空山基便以《大都會》中的女性機器人Maria和《星際大戰》的機器人為靈感,用簡單的毛筆、鉛筆和丙烯酸涂料無意中創造出了他的經典代表作“Sexy Robot”機械姬。

偶發的奇思妙想最終演化成為足以改變時代的產物,人們都被畫中的金屬質感和細致的反光描繪所震撼,空山基喚醒了人們對于機械美學的新認知。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Sexy Robot

20 世紀 70 年代,席卷日本的泡沫經濟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藝術領域的發展,為解決通貨膨脹與經濟泡沫化,日本地方政府開始了藝術再造街區項目。

藝術行業一時間具有極高的社會包容性,當代藝術也從緊閉的展廳大門內走向人們的日常生活中,此種藝術環境則為空山基的藝術創作被更多人認知、了解提供了契機。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Q1 : 您在從什么時候開始對機械女郎感興趣的?她們對于您來說有什么意義?

HS :雖然我畫的是機器人,但那不過是皮毛而已。我從小就是個金屬控,制造飛機用的硬鋁、日本刀、不銹鋼工具等,這些金屬都能引起我的欲望,對我而言他們是性感的。?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空山基的工作室

Q2 : 您是一個科幻電影迷嗎?

HS:《銀翼殺手》的人造人,《星球大戰》的聯合艦隊,《侏羅紀公園》的CG與恐龍,還有BBC的制作也是我的最愛。

Q:當您還很小的時候,您便開始對性感風著迷,您長大后對女性形態產生了一定的迷戀,當時,您是同行中唯一做女性海報的人嗎?

HS:我知道許多藝術家都是委托作畫,但并不知道有誰純粹出于對這種類型的熱愛而做畫。身為一個男人是我的命運,我不認為我的性欲與眾不同,但回首過去,我想我對異性的好奇心一定是極端的。

話雖如此,我的渴望卻不是肉體上的,而是像女神一樣崇拜女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對于空山基來說,Sexy Robot也是他的個人取向和審美的表現:我是男的我喜歡女人,我覺得金屬光澤很酷很性感,所以我要把它們結合起來。

這和他從青少年喜歡看的雜志《PLAYBOY》有關,這本成人雜志激發了他對女性身體的美的探索。

瑪麗蓮·夢露作為《PLAYBOY》的首刊模特以及人類歷史上最性感的標志性人物,常常被空山基引用作為靈感和形象塑造的來源,完美的身段,撩人的姿態,冰冷的金屬外殼下,依然有噴薄而出的性感氣息。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以瑪麗蓮·夢露為靈感的機械姬

這是因為他在用冰冷的金屬外殼開啟未來主義藝術的同時,并沒有摒棄人性的關鍵——欲。準確的說是性欲。

他的作品總是色情濃郁,性感機器女郎們總是衣不蔽體,擺出撩人的姿勢。如果說賽博朋克是挑戰社會制度,那么空山基的作品就是挑戰道德底線。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單單用色情的眼光去看藝術作品和看成人雜志上的封面女郎有什么區別?前者需要的是欣賞和解讀,后者只是感官爽而已。

和曾經只屬于高端人士和富裕階層的藝術相比,當代藝術的觸角延伸到了生活的邊邊角角,人的情欲也能夠被挖掘出藝術價值,人們有資格去評判藝術了(去美術館打卡的人遍布朋友圈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然而即便欲望和人類緊密聯系在一起,直面欲望仍需要心理預期。所以尤其是在面對裸體乃至性欲時,一些人會采取回避、反感的態度。

但如果我們能突破原有的視野去看待這些“辣眼睛”的創作,打開的會是新世界的大門。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空山基作品集
《Hajime Sorayama – SORAYAMA》

 

02

日本第一“潮”的情色插畫大師?

 

1983年,空山基將他的作品整理成冊,《Sexy Robot》畫冊出版后,引起了巨大的社會反響,多年來,他的畫報作品每月都出現在Penthouse雜志的頁面上,《花花公子》的電視節目也專程報道過空山基的藝術作品。

毫不夸張地說,空山基的作品在日本乃至世界藝術界影響了人們近四十年。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越來越多人開始談論那些性感的女體機器人,Sexy Robot 也引起了音樂界和時尚界的廣泛關注。

前有為傳奇樂隊 Aero Smith 的《Just Push Play》設計封面,后有為唱片廠牌 88rising 設計新專輯《Head In The Clouds II》封面和周邊。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Head In The Clouds II》封面

時尚圈對空山基更是青睞有加,作為資深的跨界玩家,早在1995年空山基就與著名服裝設計師Thierry Mugle合作,將模特以性感機器人的形象搬上了T臺。

還記得千禧年的千年蟲bug嗎?90年代的時候,因為千年蟲病毒而起的Y2K美學,也將空山基視為未來主義的先鋒。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崇尚未來主義的Y2K美學

千禧年后,空山基還與Stüssy、XLARGE、DARKSTAR、HUF等潮牌、滑板品牌Dark Star聯名。

潮流藝術品牌KAWS受其影響與其合作的“No Future Companion”版米老鼠,以及他為SONY設計的玩具機器狗Aibo。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但你要以為只有街頭品牌敢和他來合作就大錯特錯了,自1970年代以來,他的機械姬人偶形象呼應著未來主義的誘惑,預言了未來。

不僅如此,空山基還用40多年的時間為機械姬帶來了很多與時俱進的改變,他的作品不僅僅只能被作為圖案印在T恤上,同時也成為當代時裝和設計領域的靈感來源。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Dior 2019?AW

Dior就愛慘了空山基先人一步的未來感機器人。去年在東京發布的Dior 2019年早秋大秀上,高達12米的巨型機械姬已經足夠吸睛。

Dior還將機械姬的未來主義審美運用到了秀場服裝上,帶有金屬光澤的織物出現在襯衫、風衣、夾克等各種單品上。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雖然空山基名氣不及村上隆、草間彌生等爆紅的藝術家,但諸多傳奇經歷使也使他成為了跨越潮流文化、時尚、音樂等領域的現象級藝術家。

但是依然有一些人看到他的作品為“污穢”,因為他的作品總是涉及到赤裸的性器官、SM、和男女曖昧的場景。

這一點和攝影師荒木經惟有一點相似,但不可否認的是色老頭荒木經惟是攝影界的大神,空山基同樣是藝術界和時尚界仰慕的大師。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Kim Jones 曾在采訪中毫不掩飾地表達自己對于空山基作品的贊賞:“日本有村上隆、草間彌生這樣的藝術家,空山基和他們是同一水平的,但卻沒有得到相同的評價。”

 

03

潮流就喜歡色色的東西?

 

作為噴槍畫的先驅藝術家之一,他的作品精致唯美,想象力豐富,技法精湛,把噴繪藝術發揮到極致,不過大多數人知道他、喜歡他、討厭他都是以為他的那些色情濃重的作品。

然而空山基始終都很坦蕩:

“我不懂做人為什么不直接點?無法坦然的人就是有著奇怪的觀念,討論扭曲的事實。”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在色情的邊緣瘋狂試探不是空山基的初衷,在空山基再為《Penthouse》雜志供稿的時候,就收到很多粉絲的奇怪要求,比如展現蘿莉的身體或是戀尸癖等,他都拒絕為了討好這種骯臟的欲望而創作,于他而言那并非藝術,而是人的一己私欲。

游走在色情邊緣的藝術家總是會有許多爭議,那么問題來了,這些作品到底有沒有藝術價值?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2001年,他設計的第一代“ AIBO”機器狗被添加到MOMA(現代藝術博物館)的永久收藏中。

2006年,空山基的機械姬作品還被永久館藏在WEAM (世界情色藝術博物館),得到了不少收藏家的認可。

不過,可能更多人認識到空山基不是因為他作品的藝術價值,而是因為一眾潮牌上門找他展開的大規模合作。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越出名越怕碰上桃色新聞,但是時尚品牌不同,特別是潮牌,最愛玩“成人游戲”,直接了當地將色色的圖案印在T恤和衛衣上,吸睛和個性的展現向來都是潮牌營業的中心思想。

不是說這些T恤和衛衣沒有價值,他們只是作為一種服裝存在,用上了青少年喜聞樂見的符號,但是有多少藝術價值因人而異。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88rising X Hajime Sorayama

就像是知名網站pornhub一樣,早在 2015 年,Pornhub 就推出了同名的服裝品牌,包括 T 恤、背心、衛衣、棒球帽等單品,但大家一看衣服上的logo就知道其本質只是那個色情網站的廣告牌而已。

這個半路出家,本身沒什么時尚底蘊的品牌,不過是變現成功的Sex Sells——色情營銷。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Pornhub X HBA

用色情去博人眼球并非所謂的“潮流”,“性”只是一種單純的生理現象和身體需求,談論它并不可恥,但用低俗的“性”或者單薄的“性感”營銷來博眼球、吸引青少年注意力,這絕非是情色藝術的本意。

至少,人們不會在藝術博物館里看到Supreme的色情T恤,或是PornHub × Hood by Air的連體衣。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在一次采訪中,空山基被問到:“你曾經和不少時裝品牌都合作過,像Stussy 、British Knights等,你自己本身是否很喜歡時裝?有沒有想過推出自己的品牌?”

他的回答卻是:對于時尚我是旁觀者,既沒有感覺,也沒有才能,更別說做自己的品牌了。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日本最“潮”插畫師,別一提到他就只有裸女和性

空山基X Daniel Arsham

排隊找空山基聯名的時尚品牌太多了,如果只是把空山基當成一個潮流符號來理解的話,或許大多數人對他的理解還是太淺了。你可以說他是個藝術家,插畫師,甚至是“色老頭”,但他絕對不是一個“潮人”。

你喜歡空山基和他的SEX ROBORT嗎?

加載中 ... 加載中 ...

你此刻的心情

  • 21

  • 0

  • 0

  • 5

  • 1

版權聲明: 凡本站注明來源非設計癖的文章,目的在于傳播,如需轉載,請與稿件來源方聯系,如產生任何問題與本站無關;凡本站所發布的圖片、視頻等素材,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供學習與研究,如果侵權,請提供版權證明,以便盡快刪除。

留下評論 全部評論(0)

体彩浙江6+1开奖